阿巴泰:努尔哈赤的第七子,他的一生有着怎样的经历?

2022-04-14 14:59 历史知识 投稿:对百科
最佳答案  爱新觉罗·阿巴泰,满洲正蓝旗人。清朝宗室、开国功臣,清太祖努尔哈赤第七子,母为庶妃伊尔根觉罗氏。接下来对百科小编就给大家带来相关介绍,希望能对大家有所帮助。  早年随父征战,授台吉。万历三十九年( 1611年),联合费英东、安费扬古一起征讨东海女真。天命八年(1623年),带同德格类征讨扎鲁特..

  爱新觉罗·阿巴泰,满洲正蓝旗人。清朝宗室、开国功臣,清太祖努尔哈赤第七子,母为庶妃伊尔根觉罗氏。接下来对百科小编就给大家带来相关介绍,希望能对大家有所帮助。

  早年随父征战,授台吉。万历三十九年( 1611年),联合费英东、安费扬古一起征讨东海女真。天命八年(1623年),带同德格类征讨扎鲁特部,追杀昂安。皇太极即位,晋封贝勒。崇德元年(1636年),加号“多罗饶余贝勒”,驻防噶海城。崇德七年(1642年),配合郑亲王济尔哈朗攻克杏山。以奉命大将军的身份,征讨大明,攻破蓟县。顺治元年(1644年),晋封多罗饶余郡王。顺治三年(1646年)三月,病逝,终年五十八岁。康熙元年(1662年),追封和硕亲王。康熙十年(1671年),赐谥号为敏。乾隆十九年(1754年),入祀盛京贤王祠。

  人物生平

  少年时代

  阿巴泰的母亲伊尔根觉罗氏,万历十四年(1586年)与努尔哈赤成亲,是他的第七房妻子。伊尔根觉罗氏出身一般,生前没有受过努尔哈赤的宠幸,死后也没获过任何哀荣。她连生卒年月都没有留下,在清朝史书中甚至没有只言片语的记载。阿巴泰母亲地位较低,直接影响到他日后在诸兄弟中的排位。不过,因为在年龄上的优势,阿巴泰比诸弟较早参与征战,较早建功立业,所以努尔哈赤对他还是比较器重的。

  万历三十九年(1611年),年仅23岁的阿巴泰第一次奉父命率军远征。当时,北方宁古塔地方(今黑龙江省宁安县一带)的首领僧格、尼喀礼到努尔哈赤居住的赫图阿拉城进贡,努尔哈赤赠给他们铠甲40副。从赫图阿拉至宁古塔,路途遥远,僧格、尼喀礼携铠甲行至绥芬路(今黑龙江绥芬河流域),被乌尔固宸(在今俄罗斯境内比金河一带)和穆棱(今黑龙江省穆棱河流域)二地的部落抢走。努尔哈赤几次派人追索未成,便派遣阿巴泰和大将费英东、安费扬古率兵一千攻取乌尔固宸和穆棱二地,俘获千余人而还。这是阿巴泰参加的第一次远征。 这次远征,对青年阿巴泰来说,无疑是一次难得的历练。从此,开始了他30余年的戎马生涯。

  天命三年(1618年),努尔哈赤以“七大恨”誓师征伐明朝,阿巴泰随征。攻克抚顺城时收降明游击参将李永芳。李永芳官职虽低,却是第一个公开投降后金的明将。努尔哈赤极力笼络,授予他三等副将,统辖抚顺降民,并将阿巴泰的女儿嫁给他。此后,李永芳对内对外称“抚西(即抚顺)额驸”,竭尽忠诚报效后金。李永芳的9个儿子,后来都做了清朝的高官。

  天命八年(1623年)四月,喀尔喀扎鲁特部部长昂安将后金使者移送叶赫部被戕。阿巴泰与台吉德格类、斋桑古、岳托受命征讨,乘夜疾行,渡辽河,由额尔格勒行百余里,攻昂安所居之处。昂安携妻子及二十余人,引牛车遁,总兵达音布作为先锋阵殁,阿巴泰督诸将继进,斩昂安及其子,俘其众而还。努尔哈赤亲至郊外,犒劳随征将士,分赐所俘。

  天命十年(1625年)十一月,同三贝勒莽古尔泰、贝勒济尔哈朗等支援科尔沁部,此时察哈尔林丹汗围科尔沁部之克勒珠尔根城已数日,后金大军至农安塔,林丹汗夜遁。

阿巴泰:努尔哈赤的第七子,他的一生有着怎样的经历?

  天聪时期

  天命十一年(1626年)九月,皇太极继位之初,封赏诸贝勒并赐宴。赴宴的诸贝勒中,地位最显赫是代善、莽古尔泰、阿敏、阿济格、多尔衮、多铎、岳讬。阿巴泰虽已38岁,因只是个贝勒,座位排在了诸和硕贝勒以下。眼瞅着诸弟侄觥筹交错、开怀畅饮,他深感脸上无光,心中郁闷不乐。回到府第,不禁对额驸扬古利、达尔汉大发牢骚:“今后我再不赴宴!”“战则我披甲胄而行,猎则我佩弓矢而往,赴宴而坐于子弟之列,我觉可耻。”努尔哈赤生前,有蒙古亲戚来访,阿巴泰曾与四大贝勒一起出见,如今随着诸弟侄逐渐长大,自己的地位每况愈下。和硕贝勒杨古利等向皇太极告发了他,皇太极听到他的牢骚话,未予理睬,只命臣属做些说服工作。谁知阿巴泰的怨气不仅没消,反而越来越大。

  天聪元年(1627年)五月,皇太极亲征明朝锦州,让阿巴泰与贝勒杜度留守。十二月,皇太极因为蒙古察哈尔部首领昂坤杜棱归附后金,所以在盛京皇宫八角殿设大宴,召诸贝勒做陪,阿巴泰拒不参加,借口是“没有像样的皮裘可穿,皇上原先赐的皮裘已改制成两件,给儿子们穿了”。实际原因是“出席宴席,如果座位于小贝勒之列,感到很羞愧!”。皇太极听了,大为不满,说:“如果阿巴泰怨恨我自己,还可以姑息宽容,现在他蔑视诸子弟,我怎么可以再宽容他?”随即把阿巴泰的话转告给诸贝勒,集合起来讨论对阿巴泰的处理。大贝勒代善首先教训阿巴泰:“你在此之前连与五大臣一同议事的资格都没有。德格类、济尔哈朗、杜度、岳讬、硕讬,早已参与议政,你却不在其中。因你在诸弟之列,父汗拨给你六个牛录的属民,才有了贝勒的身份。今天你想欺侮谁?阿济格、多尔衮、多铎都是父汗分给全旗之子,诸贝勒又比你先入八分之列。你今为贝勒,心犹不足,想与三大贝勒(指代善、莽古尔泰、阿敏)并列,扰乱朝政。如果你当了大贝勒,岂不更生称汗的念头吗?”在诸大贝勒的齐声斥责中,原先理直气壮的阿巴泰显得狼狈不堪,只好低头认罪,甘愿受罚。这一次,他被罚了雕鞍马、素鞍马各八匹,甲胄四副。

  天聪二年(1628年),阿巴泰与岳托、硕托一起攻打锦州,明军退守宁远,阿巴泰等人率兵攻克了明朝的二十一墩台,摧毁锦州、杏山、高桥三城后退军回师。皇太极出城五里,郊外迎接。

  天聪三年(1629年),阿巴泰跟从皇太极大军伐明,从喀喇沁波罗河屯行七日,偕同阿济格率左翼四旗及蒙古军攻打明朝龙井关,在夜半的时候攻克。明朝副将易爱、参将王遵臣从汉儿庄领兵来救援,阿巴泰率军进攻并且斩杀了他,顺势又攻取汉儿庄。当时皇太极攻克洪山口,逼近遵化,打败明军山海关援兵。再领军趋近通州,明总兵满桂、侯世禄屯兵顺义,阿巴泰偕同岳托击败他们,俘获了千余匹战马、一百匹骆驼,顺义城也被攻下。当时袁崇焕、祖大寿的二万士兵屯守在北京广渠门外,阿巴泰偕同莽古尔泰率领军队攻打他们。后听闻明军在右方向有伏兵,诸贝勒率军入隘后必定趋向右方,如果在中路突破的话,就和逃避敌人同罪。豪格军趋向右方,并且打败了明朝的伏兵,转战至北京城下。阿巴泰却从中路出军,虽也破明军,应当和豪格的大军回合后再停止攻击,诸贝勒商议违约之罪,阿巴泰应当被削去爵位。皇太极却指阿巴泰并非怯懦,只是要照顾他的二子,才与豪格失约,决定对阿巴泰宽容处理不加罪于他。阿巴泰率大军至通州,焚烧明朝的舟楫,并攻打张家湾。而后跟从皇太极到达蓟州,从山海关方向来的五千明军杀来,阿巴泰奋起攻打,围歼明军。

  天聪四年(1630年),阿巴泰跟从皇太极围攻永平,与济尔哈朗一起斩叛将刘兴祚。皇太极再命阿巴泰守永平。明军攻打滦州,阿巴泰偕同萨哈廉开赴救援,明军被打退后他们也跟着撒退了。

  天聪五年(1631年),皇太极仿照明朝制度设立六部,阿巴泰奉命执掌工部。他的工作多有疏漏,使皇太极大失所望。皇太极批评说:自设六部以来,礼、刑、工三部办事多有缺失,至于工部更不及他部。这都是贝勒才短,承政(当时各部最高长官称“承政”,即后来的尚书)疏忽,启心郎(辅佐贝勒、尚书的官员,后裁撤)怠惰所致。 对阿巴泰来说,栉风沐雨的军旅生涯,刀枪剑戟的阵前厮杀,是他人生的主旋律,而在衙门中正襟危坐,应对烦琐的公务,却令他英雄气短。工部负责工程建筑,少不了销算各种账目,这令阿巴泰感到头痛。他甚至连工部的衙门都懒得去,至多在府第中敷衍了事。皇太极的批评,说明阿巴泰在工部少有建树,很不称职。

  天聪七年(1633年),阿巴泰奉命修筑兰磐城,皇太极赐给他御用蟒衣一袭、 紫貂皮八套、马一匹。六月,皇太极向大臣们询问,打明朝、朝鲜、察哈尔这三个地方,先打哪个。阿巴泰请求先讨伐明朝。八月,阿巴泰率军攻打山海关,俘数千人后退兵。皇太极迎接并慰劳他们,但是责备他不肯深入进军。

  天聪八年(1634年),跟从皇太极大军出征宣府,到达应州,阿巴泰攻克灵丘和王家庄两地。

阿巴泰:努尔哈赤的第七子,他的一生有着怎样的经历?

  倍受冷落

  崇德元年(1636年)四月,皇太极称帝改元,定宗室世爵,幼弟多尔衮、多铎及子侄辈的豪格、岳讬都晋封亲王,阿济格也晋封为郡王。阿巴泰年齿徒长,仍封贝勒爵,只是在贝勒爵位前加上了“饶余”(满语为富裕之意)的美号,以示差异。与亲王比,贝勒爵位整低了两级。对此,他心怀芥蒂,对皇太极总有抵触。六月,同武英郡王阿济格等征明,克雕鹗堡、长安岭堡,薄延庆州,先后克定兴、安肃、容城、安州、雄县、东安、文安、宝坻、顺义、昌平,遇敌五十六战皆捷,生擒总兵巢丕昌等,又遣都统谭泰等设伏,斩遵化三屯营守将。清军出关,歼灭了在后面追击的明兵获马一百四十余匹。捷闻,勅谕嘉奖,赐马二匹。九月,凯旋,皇太极亲自迎接。十二月,皇太极亲征朝鲜,命阿巴泰驻噶海城,收集边民防敌。

  崇德二年(1637年)二月,遣兵入明义州界,捉生获二人。是月,朝鲜降,皇太极班师,阿巴泰携驻噶海兵还沈阳。

  崇德三年(1638年),皇太极讨伐喀尔喀,阿巴泰与礼亲王代善留守,阿巴泰修筑辽阳都尔弼城,再次疏通盛京至辽河的道路,道路宽有十丈,高三尺,两边修筑了濬壕。多尔衮率军攻打明朝,以阿巴泰为副将,从长城口进入,越过明都北京趋近涿州,直抵山西。又向东直至山东临清,攻克济南。并且攻打天津、迁安,出兵青山关后退军。回到盛京被赏赐马二匹、银五千两。

  崇德四年(1639年),阿巴泰偕同阿济格攻打锦州、宁远。

  崇德五年(1640年),阿巴泰偕同多尔衮在义州屯田,分兵攻克锦州城西九台,收割其稻禾;又攻克小凌河西二台。偕同杜度伏兵宁远,截断明军运道,夺米千石。移师打败明军杏山、松山兵马。当时大军连番围锦州,阿巴泰屡次在松锦之间来回行军。

  崇德六年(1641年),阿巴泰以跟从多尔衮离着锦州三十里的地方为营,以及遣士卒私自回家的罪过,论罪削爵,夺去所属户口。皇太极下诏宽恕,只罚银二千两。跟从皇太极大破洪承畴十三万援兵,获马五百七十匹,歼敌数万。

阿巴泰:努尔哈赤的第七子,他的一生有着怎样的经历?

  崇德七年(1642年),锦州出降,偕同济尔哈朗一起围攻杏山,攻克后还守锦州。论功行赏时,赏赐蟒缎七十匹。同年十月,阿巴泰特授奉命大将军,率军讨伐明朝,内大臣图尔格为副将。大军自黄崖口进入明朝边境,在蓟州打败明总兵白腾蛟、白广恩等人,并连续攻破河间、景州。趋近兖州,擒斩明鲁王朱以派及乐陵、阳信、东原、安邱、滋阳诸王。分兵攻打莱州、登州、青州、莒州、沂州等地,向南直至海州。回军时攻打河北沧州、天津、三河、密云。一共攻克八十八城,逼降六城,俘虏人口牲畜九十二万,掠得黄金一万二千两、白银二百二十万两。还略沧州、天津、三河、密云。

  崇德八年(1643年)五月,全师由墙子岭退军回师,皇太极派遣济尔哈朗、多尔衮等于盛京郊外三十里迎接阿巴泰大军,并赏赐白银万两。

  皇太极在位的18年中,阿巴泰因各种过失受到的处罚不少于10次。耐人寻味的是,他虽屡屡被罚,只是罚银、罚物,银子固然赔了不少,却从来没有受过降爵或削爵的重惩。原因在于:其一,阿巴泰一生小错不断,大错不犯;其二,他出身偏房,长期被排斥在最高权力核心以外,这反而成全了阿巴泰,一次次骨肉相残的争斗,从来没有波及到他。其三,他身经百战,战功卓著,在朝中享有很高声望。其四,对这位爱发牢骚的兄长,皇太极不能不有所宽容。当然,皇太极的宽容是有限度的,比如他对桀骜不驯的大贝勒阿敏、莽古尔泰就不讲宽容,而是毫不留情地把他们置于死地。他对阿巴泰网开一面,是因为后者既出身偏房,又有勇无谋,对他从来构不成威胁。

  晚年逝世

  顺治元年(1644年)四月,晋封为多罗饶余郡王。

  顺治二年(1645年)正月,阿巴泰统率左右两翼出兵镇守山东,剿灭满家洞土寇后再退兵。满家洞为活跃在山东嘉祥一带的抗清武装,他们挖遍地洞,出没其中,形成一定声势。清军用土石塞填地洞,攻破十几处。继而阿巴泰派遣都统准塔击败驻扎在徐州一带的南明军队,积极准备南下。

  顺治三年(1646年)三月二十五日,阿巴泰病逝,终年五十八岁。顺治八年(1651年)二月,以其子岳乐袭爵。

  康熙元年(1662年),岳乐晋封和硕亲王,阿巴泰被追封为和硕饶余亲王。康熙十年(1671年),追谥号为敏。乾隆十九年(1754年)入盛京贤王祠。

阿巴泰  清朝  
声明:对百科所有作品(图文、音视频)均由用户自行上传分享,仅供网友学习交流。若您的权利被侵害,请联系 545432457@qq.com
加载中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