历史上真实的应州之战是什么样的?朱厚照扮演什么角色?

2022-04-13 12:00 历史知识 投稿:对百科
最佳答案  应州之战是中国历史上最奇葩的战争。这是很多读者都比较关心的问题,接下来各位读者就和对百科小编一起来了解吧!  写明武宗朱厚照之前,一定要先把应州之战说清楚。关于应州之战的争议太多了,本篇将依据《明史》《武宗毅皇帝实录》《名山藏》等史料,剖析应州之战三大争议。  01杀敌人数是否被恶意抹黑  先..

  应州之战是中国历史上最奇葩的战争。这是很多读者都比较关心的问题,接下来各位读者就和对百科小编一起来了解吧!

  写明武宗朱厚照之前,一定要先把应州之战说清楚。关于应州之战的争议太多了,本篇将依据《明史》《武宗毅皇帝实录》《名山藏》等史料,剖析应州之战三大争议。

  01杀敌人数是否被恶意抹黑

历史上真实的应州之战是什么样的?朱厚照扮演什么角色?

  先看《武宗毅皇帝实录》里关于应州之战战果的记载:

  “是役也,斩虏首十六级,而我军死者五十二人,重伤者五百六十三人。”

  应州之战蒙古损失16人,明军损失52人,重伤563人!很多人看到这组数据立刻跳了起来,按照记载,蒙古骑兵5万余,明军集结了宣大地区、辽东地区、延绥地区的精兵,又有朱厚照亲自坐镇,兵力只多不少,双方十余万人相互厮杀了五天五夜,结果才爆发这几个人头?《武宗毅皇帝实录》这不是把人当傻子在耍吗,一定是后世文官在恶意抹杀应州之战的战果,故意抹黑朱厚照。

  先说下《武宗毅皇帝实录》,这是《明实录》中关于朱厚照的部分,嘉靖四年修完,杨廷和、蒋冕为总裁官,里面有大量关于朱厚照荒唐行径的记载,又因为嘉靖、杨廷和对朱厚照不感冒,所以历来被很多人认为是在故意抹黑朱厚照。

  那么《武宗毅皇帝实录》关于应州之战的记载是否真的是低级抹黑呢?答案是否定的。

  “斩虏首十六级”指的是明军报战功时上报了16个首级,并不是说明军只杀了16人!我们看几个例子。

  “上曰:‘朝廷为岛夷陷没朝鲜,命将兴师三载,功成全复。与国树我藩篱,前后斩获首级一千六百余颗,功可嘉尚。尔部里还当先拟告庙,宣捷以慰祖宗之灵。’”——《神宗显皇帝实录》

  这是万历时期,名将李如松在朝鲜用兵三年,经历了平壤大捷、碧蹄馆战役、南平血战、釜山攻防战、露梁海战等数次大战后,终于逼得倭寇逃离朝鲜半岛,总共才“斩获首级一千六百余颗”,万历皇帝认为“功可嘉尚”,即大功一件,要在太庙祭祖告慰祖宗之灵。

  而就在应州之战发生前几个月,还发生了一场大战,记载如下:

  “凡攻破城砦二十处,杀虏三千七百四十九人,掠头畜二万三千五百有奇,阵亡及被伤官军三百八十一人,所获虏首仅九级。”

  这里清晰记载,“杀虏三千七百四十九人”而“所获虏首仅九级”。所以斩获首级和杀敌人数并不对等,相反两者差距很大,历史上那些可以用敌军首级“筑京观”的往往都是歼灭战,而遭遇战或者追击战,根本没有心思顾及首级。应州之战,恰恰都是遭遇战,双方打得难解难分,未出现一场歼灭战。

  “勋遇虏于绣女村,督军步战,虏南循应州而去。”

  这是第一天大同总兵官王勋率部主动出击寻找蒙古人,双方在绣女村相遇,蒙古是骑兵,王勋是步兵,稍微交战蒙古骑兵远走,伤亡不大。这场遭遇把蒙古骑兵赶往了应州方向。

  “复遇虏于应州城北五里寨,战数十合,颇有杀伤。”“薄暮,虏傍东山而退,仍分兵围勋等北。”

  这是第二天,王勋在应州城北再次与蒙古骑兵相遇,双方大战到傍晚,蒙古人围住了王勋,第三天由于大雾天气,蒙古人主动解围,王勋撤回应州城。此战虽然都有较大伤亡,但因都是从容撤退,没有给双方收割首级的机会。

  “勋等出城,遇于涧子村,大战。”

  这是第四天,双方在涧子村“大战”,战况相当惨烈,同样是王勋以步兵结阵,蒙古骑兵轮番冲击,随后根据先前部署,朱厚照调动各路大军向涧子村包围,自己也亲率大军从阳和出发,要将蒙古骑兵来个反包围。

  但是战况并不像朱厚照预想的那么乐观,大军虽然赶到,但是迟迟未能形成合围,一直到傍晚蒙古人退去,明军才汇合,包围圈泡汤。次日再战,朱厚照亲自督战。

  “虏来攻。上复督诸将御之,自辰至酉,战百余合,虏乃退。”

  从辰时(早上八九点)打到酉时(晚上五六点),大战上百回合,结局是“虏乃退”,是“退走”而不是“败走”,因此也不太可能斩获大量首级。

  总结来说,《武宗毅皇帝实录》中关于首级的记录是可信的,不存在恶意抹黑的,至于实际战果如何,没有记载也不好推论,但是应州之战的战略目的已经达到,这就是成功了。

  02朱厚照在应州之战中的作用

  应州之战爆发时,朱厚照27岁,很多人将此战作为朱厚照一生最高光的时刻,也在宣扬他的英明神武和军事才能,那么事实如何呢?

历史上真实的应州之战是什么样的?朱厚照扮演什么角色?

  从各种史料记载,参加应州之战的明军不仅仅是宣府和大同本地的驻军,还有从辽东、延绥等地调集的精兵,“并延绥调来参将杭雄等、辽东调来参将萧滓等”,很明显这是一场有谋划的大型军事行动,并不像很多人想的那样,朱厚照贪玩、要过大将军的瘾跑到宣府,恰好遇到小王子入侵,临时拿起指挥权导演了此次大战。

  《皇明经世文编》中记录了王琼的一份奏章《为计处夷情以靖地方事》,王琼时任兵部尚书,奏疏里详细记载了正德朝应对蒙古人的方略以及经过,包含应州之战。

  正德十二年前,蒙古人每年都会骚扰边境,明军疲于应对。

  “二年之间,宿兵不战,费财损力莫甚于此,靡费巨万,未得机会与虏一战。”

  但是在正德十一年,明军事先侦查得知蒙古人到了威宁海子,预判其骚扰方向,兵部严密规划,从团练中挑选精兵良将充实宣大前线,又暗中调集辽东精兵、延绥精兵埋伏,张开口袋静待蒙古人。

  “是年(正德十一年)十月。虏贼大举繇偏头关入寇,诸将合兵击杀,遂有镇西之捷。虏贼百余年来入寇,始遭此挫,亦足以伸中国之威矣!”

  有了镇西之捷的威风,兵部谋划在正德十二年来场更大的军事行动,辽东、延绥的兵马不减反增,两地参将均受命领军增援,一切谋划妥当,兵部上报朱厚照,朱厚照同意了,不久后他就“私自”溜到宣府前线,接管了指挥权,开始主导接下来的大战。

  大战的过程上文说过,不再赘述,只说王琼在奏疏里对应州之战的总结。

  “适车驾幸阳和,虏贼入应州,辽东兵已在阳和,待奏方发稽迟,大同总兵官亦在阳和回迟,杭雄等虽遇战,不获大捷,惜哉!”

  这段话透露了两个信息,第一王琼认为应州“不获大捷,惜哉”,兵部做了这么大的谋划,虽然击退了蒙古人,但是没有达到预期的战果,非常可惜;第二王琼通篇都在说“迟”,指的是阳和的救兵迟了,从王勋与蒙古骑兵相遇的第一天,一直到第四天涧子村大战,集结在阳和的辽东精兵才出发,失去了包围蒙古骑兵的先机,甚至如果不是王勋抗揍,还没等到大军赶到,王勋部可能就覆灭了。另外明军合围蒙古骑兵采用的是“添油”战术,王勋为诱,蒙古骑兵上钩后落堡、威远等地明军合围,发觉无法完成包围圈后阳和大军才出动,明显缺乏预见性。

  那么造成阳和援军迟缓的原因是什么呢?王琼没有明说,只是点出“车驾幸阳和”,朱厚照本人就在阳和,不管当时朱厚照出于什么考量,对于最后战局来说,他就是慢了,没有形成包围圈。

  应州之战中,很多人还关注到一点:

  “朕在榆河,亲斩虏首一级。”

历史上真实的应州之战是什么样的?朱厚照扮演什么角色?

  朱厚照亲自上阵,杀了一人!一个身先士卒,冲锋陷阵的光辉形象诞生,但实际情况可不是这样。

  应州之战明军打得很艰难,朱厚照赶到前线后“即其地为营垒,乘舆上焉”,直接以乘舆为中心扎下营地,次日蒙古人冲击大营,“乘舆几陷”,差点就攻破朱厚照的乘舆了,如果攻破了免不了又是一场“土木之变”,所以朱厚照此举勇则勇矣,却非常冒险,幸好皇帝在侧,将士用命,击退了蒙古人,保住了朱厚照,朱厚照这才有机会“捡漏”一个人头。

  总结来说,应州之战整体策划是兵部之功,朱厚照摘了桃子,而且由于战场信息瞬息万变,朱厚照未能及时应变,导致战果未达预期,不过朱厚照还是表现出了年轻天子应有的血气方刚。

  03应州之战的意义

  “是后岁犯边,然不敢大入。 ”

  《明史》记载,应州之战后,蒙古人虽然还有犯边之举,但是不敢过于深入,可见应州之战把蒙古人打怕了、打伤了,这也是很多人认为应州之战是场“大捷”的原因。那么事实情况如何呢?

  应州之战中蒙古人损失多少,在明朝和蒙古双方的文献记载中都没有提到,不好妄加猜测,但是要说应州之战打伤蒙古人,可能就有点夸大其词了。

  应州之战打了5天,第6天蒙古人撤退了,朱厚照率军追击,“值大风黑雾,昼晦”,恰好遇到大风,飞沙走石,白天变成黑夜,只得班师回朝,但是蒙古人并没有回家,因为第7天传来了战报:

  “虏犯瞹泉沟、泥何儿等处。”“既而虏复入王林城西,及答儿庄、窝三家、川青山等处。”

  蒙古人不仅没“回家”,反而侵扰边境他处去了,由此可见此战蒙古人并未伤筋动骨,否则哪还有心思去抢其他地方。

  既然没有伤筋动骨,为什么“不敢大入”呢?

  其实在《名山藏·鞑靼》中是这样记载的:

  “是后虏虽岁犯边,然罕大八弓王子死。”

历史上真实的应州之战是什么样的?朱厚照扮演什么角色?

  《名山藏》是万历年间何乔远编撰的纪传体史书,《明史》引用了这段记载,但是把“然罕大八弓王子死”改成了“然不敢大入”,“然罕大八弓王子死”到底是什么意思,我读不懂,但是里面提到关键信息“王子死”。小王子,蒙古达延汗,统一漠南蒙古,蒙古中兴之主,在应州之战当年去世了,怎么死的史料没有记载,他的死意味着蒙古权力的重新分配,这应该才是蒙古人“不敢大入”的主要原因吧。

  不过我们还是要重视应州之战的历史意义,就像王琼奏章里说的那样,之前面对蒙古人骚扰,大明损兵折将,但在正德十一年、十二年一系列的军事行动中,打击了蒙古人的嚣张气焰,“伸中国之威”,总之正德一朝的边防要远远好于后来的嘉靖朝,嘉靖庚戌之变,蒙古人再次来到北京城下耀武扬威,朱厚熜和严嵩君臣只敢坚壁清野做缩头乌龟,与之相比,朱厚照身上太祖、成祖的血脉气息明显更浓厚。

  应州之战闲暇,朱厚照还参观了应县木塔,留下了“天下奇观”的匾额。

  他不上朝,重用宦官,推行特务统治,却让明朝有了中兴气象

声明:对百科所有作品(图文、音视频)均由用户自行上传分享,仅供网友学习交流。若您的权利被侵害,请联系 545432457@qq.com
加载中...